是良似似哦.

您好这里良似。/看我!快看我!
添名知欢。
主王者and so on……
其实我入了很多坑emm,cp吃的也很杂,也不知道会不会写呜呜呜也不敢放太多的,毕竟ooc严重崩了就很尬qwq幼儿园文笔渣剧情。
文风偏古风(大概?)日常崩画风(耶!)
宫圈女孩温浔,增名贺知欢。
偶尔甩个戏?可能会写原创?
有点cp洁癖,注意避雷,拒绝ky请ky原地爆炸。
我不介意骂人的/和善
手残女孩欢迎捉虫!
长弧注意,日常拖延日常翻车日常拖更日常ooc大如山欢迎打死我(???bushi)
专属tag:写的是个啥(欢迎订阅一下?算了做梦呢hhhhhhh)
——幸会,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日后还要多多仰仗各位太太啦!
最后感谢您关注我这样的小透明!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喜极而泣
良似终于找回了老福特账号密码。

我……
我下辈子一定要二三分号。
现在班里人一个两个都叫我良似似或者似似👀
还问我今天也是个鸽子吗?
……???
你们是魔鬼吧?
头都吓掉了卧槽。

意思意思举报学校的电脑。
我今天学校信息课可以用手机,然后机房开了网。
我就登了个老福特,然后突发奇想在度娘上搜了下良似。
然后……我搜到是萧辰???
手动艾特一下! @萧辰无何-今天也盯着良似.
对,没有我,气气举报。
然后拿手机搜就搜的到,我简直懵逼。

节日快乐,我想你了。

王者邦信同人。
大概有一丢丢不明显的萧良。
历史架空。
不必考究历史。
我觉得我写着写着写了个假刀👀
建议配合易水两岸食用✨
啊,对,循环就行。

——

七月十五。

是中元节,也就是百姓口称的鬼节。

在长安西郊的一处荒地上,有一座矮矮的坟墓,坟墓被杂草覆盖,上边积了灰,看样子像是有段时间没有人来打扫过了,而墓碑上的字已经很模糊了,没有人知道这座墓是谁的,唯独那一位。

在金銮宝殿上坐拥万里江山君临天下的男人。

而当年那位助他大破楚军,夺得那无上权力的意气风发的青年早已魂归故里长眠地下,连带着他的功绩和他所背负的那莫须有的罪名。

……

“君主,您这病完全可以治的好……”吕雉花了重金请来的那位郎中话还未说完便被刘邦打断了,刘邦手撑着榻想要坐起来,眉宇间有了怒意,抬手指着宫门,“给朕滚!朕以布衣提三尺之剑夺得这天下都是天命,你区区一个江湖郎中懂什么?”罢了便倚着榻咳了起来,一面教人赏了郎中五十金就叫人退下了。

“都别跟着,朕出去散散心。”说着刘邦下了榻,取了一个食盒里面装了些小菜,两只酒杯和两双筷子,又在宣室外的梅花树下挖出了一坛陈年酒独自去了西郊。

自韩信死后,他每年的一些节日都会拎着食盒和酒来这儿,卸去帝王肩上沉重的担子,靠着无名的墓碑小坐独酌,一坐便是一天,直到明月渐渐出了云,地面上映照出了墓碑与他自己的影子时才拎着物什回宫。

可如今啊,刘邦快要走不动了,他的步子变得小而缓,再不是从前那样的大步流星,他已经很老了,头发也已经花白了,他呀——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再没了几十年前纵马扬鞭厮杀战场的英姿,他拖着缓慢的步伐颤巍巍来到那座矮矮的坟墓前,自那日讨伐英布中了流矢后,这位高高在上的帝王,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

他知道这都是天命,自己啊,大限将至了,地府那儿黑白鬼儿就要来接自己走了,大概……很快吧。所以他今天带的那坛酒,是韩信还在的时候,两人一起酿的,又一起埋在了未央宣室的梅花树下。

刘邦照例给墓除了杂草,用衣袖细细的担去上边的灰尘,把小菜与酒杯从食盒里拿出来摆在墓前,又拨开了那坛平日里他都舍不得挖出来的酒,二十多年的时间,早已经足够让这坛梨花白变得更加醇厚芳香。他提起了那坛酒,大抵是因为年岁大了寿命将近了,提着酒坛子的手不止的颤抖,洒了不少在外边,他举起两个斟满酒的酒盏,一杯绕着那座墓洒在了土地上,一盏便自己一饮而尽。

酒入喉,二十年的时间冲淡了这坛梨花白的辛辣,留下了醇香与甘甜,只是后味却带了苦涩,大抵是品出了这一生罢。

罢了,刘邦便倚着韩信的墓坐了下来,又将两只酒盏倒满了酒,一只摆在了韩信的墓前,一只便自己端着慢慢地品,他带来的小菜都是韩信喜欢的,每年来带的都是这些。

只是今年的酒不大一样了。

刘邦只觉得要是这坛酒不喝,日后也就再没有机会了。

若不说这是谁,别人也都认为这只是个瘦骨嶙峋的老叟,坐在这思念亲人或是老伴罢了,刘邦这般,与寻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或者说,他本就是个凡人,许的那天命赤帝之子从来都是些莫须有的空壳儿罢了。道是无情最是帝王家,可刘邦素来便不这么认为,世间万物哪个没有情,帝王也一样,奈何担子重,贵为皇帝,无法表现罢了。

隐隐有了雷声,刘邦抬头望了望天,只见是乌云密布,空气中渐渐有些潮湿与压抑,天色也暗了下来,他微叹口气,用那骨瘦如柴的手去触碰冰凉的墓碑,极其苍老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中显得有些可怖。

“韩将军,看来今年的天气不太好啊。”说着将自己的外袍脱下罩在了墓碑上,又将小菜与酒杯往里推了推,他忽然就笑了,“瞧,又为你解衣推食了。”

刘邦很喜欢韩信一手持枪背于身后兵临城下的模样,在战场上杀红了眼面上带血的修罗模样。

可他更喜欢韩信笑时的模样。

刘邦的笑声听着倒有那么些调笑的意思,“我啊,后悔了好些年了,不过这些话想必你在下边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自从刘邦坐上了皇帝的宝座后,便变得多疑起来,他总想着会不会有人试图推翻他刘邦的政权,自己来坐这把龙椅,他变得对谁都不会保持绝对的信任,包括汉初三杰。

他变得暴虐,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人,自此他斩杀了许多功臣,而其中便包括了开国大将军——韩信。

韩信的功高盖主韩信的张扬狂傲终是勾起了刘邦的杀心。

“你说啊,要是我当年若对你没有起那些个劳什子的杀心,或是不去同萧何吕雉提起这件事,要是你能收敛些,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一起好好的,好好的万寿无疆。”说到最后,刘邦鼻子有些酸,话里竟有些微颤。

刘邦转着手中空了的酒杯把玩着,眼珠也没有年轻时那样的清明,年迈的眼睛也有些混浊了,他一边倒着酒一边回忆着曾经与韩信一起经历的事情,韩信死后他独自一人所经历所承担的事情。

韩信的尸骨是刘邦从乱葬岗捡回来的,那日他征战归来,吕后告诉他后患已除,您日后大可以高枕无忧。那档子刘邦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当时我问吕雉,我说你把尸体扔哪儿了,她说,丢后山乱葬岗喂狗去了,我都顾不得解了盔甲了,转头便奔去乱葬岗,生怕你让野狗叼了去,我在那儿找了足足一天一夜才找到你。”刘邦叹口气,又继续说,“我抱着你的头颅跟身体来了这里,给你埋着立了墓。”他说着说着便笑了,抬手拍拍墓碑,“要我说啊,你还真得好好谢谢我,要是没有我,你早搁那儿乱葬岗让什么野狼野狗啃的只剩一堆白骨了。”

“谁还认得出你。”

“等我下去了,你得跪下来感谢我刘邦的大恩大德知道吗?”

这会儿忽然响起了一道惊雷,随着便落起了雨,雨点打湿了刘邦花白的鬓角,他玩笑开够了,也笑够了,那笑容在旁人看来倒像是自我安慰罢了。

他用那垂垂老矣的手去描摹碑上那早已经模糊不清的字眼,“在这之前,我的确动了想杀了你的念头,但我原想的是多留你一会儿,反正将你软禁在长安,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等你有了动作再杀你也不吃,哪知道啊,哪知道萧何这孙子早跟吕雉商量着了,这就先把你杀了,实话讲,当时我没想过会这么突然。”

“嚯,这婆娘下手可当真快。”

“不是吗?”

“不过啊——这到底有我这个皇帝的意思,不然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么嚣张。”

“你死了之后,我话都不知道和谁讲了,闷的很啊。”

刘邦沉默了很久,用头靠着墓碑,直到开始打雷,这雷打的频繁,又响亮,刘邦转了转不再明亮的眼珠,一歪头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我刘季这一生啊——”刘邦没再说自己是刘邦了,他抓了把地上湿润的黄土,唤了自己刘季,拖长了音接着道,“可谓是大起大落,可现如今不论天公阎王,都要收了我去了,这都是命啊,天命便是如此啊。”

是啊,刘季。

走了也好。

刘季。

「度过这一生,高祖您辛苦了。」

“韩将军,你可知,你死后没多久,子房辞官隐居了,我曾经问过萧何为什么不挽留,他说是,留不住。也问过张良为什么不劝萧何与他一起隐居,他只说,劝不了。”

“之后他们俩似乎就再没见过面了。”

刘邦像唠家常似的把想说的话一股脑儿的对着这块冰冷的墓碑都说了出来,他举起那酒杯,在墓碑上轻轻碰了一下,发出“叮”的一声,“重言,你应该记得这坛酒吧,当年我们一起酿一起埋的。”

“我一直没舍得喝。”

“可如今我快死了,我想再不喝就没机会了。本想和你一起的,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机会,怎么能失去第二个。”

“当然,这也是最后一个。”

说着刘邦晃了晃坛子倒了一半在韩信墓前,他就这样一个人喝着酒吃着小菜对着韩信的墓碑说着话,晃眼雨已经停了,天色也晚了,年纪大了,食量也小了,刘邦将未吃完的小菜,埋在了他倒酒的地方,用手刨着带有酒香的泥土,一边刨一边说着,“要我说,这皇帝没当前吧,觉得还真挺风光的,一群人对你俯首称臣三叩九拜,好不威风,可真坐上的这位置啊——”刘邦嗤了一声,苍老的声音带了些不耐烦,“这破劳什子的皇帝谁爱当谁当去,还当有多好呢,还没有我那小小的泗水亭亭长当的舒坦,有事儿没事儿还能领着樊哙卢绾他们和隔壁东岳亭的人打一架,这可比当皇帝快活。”

“还是那市井小混混头子更适合我。”

罢了后刘邦收起碟子拿起食盒,站在韩信墓前,声音有些沙哑。

“韩将军。”

“来世,我不为君,你不为臣。”

……

百姓们都说七月半,开鬼门。

这不是传言。

七月十五,高祖皇帝刘邦夜半崩于长乐宫。

……

“节日快乐,我想你了。”

——end

看吧假刀。
中元节快乐(?)
其实挺甜的👀
我想写个后续的15551
结尾嘛,自己想是发什么了啥吧✨
还有那句节日快乐猜猜是谁说的,猜中没奖✨

我又来挂人了 @文绛.
这什么沙雕啊
p2就是这个沙雕的戏
我有时候都怀疑我招的都是一群沙雕
嗝儿我报警了

挂人了
我要挂我的沙雕小姐妹们
都什么人啊我靠
我报警了,真der
我报血警了!

【萧良】幼时年少.拾叁

我终于赶在七夕结束前更新了!
喜极而泣!!!
日常短小,我也想长的emmmm
各位小可爱七夕节快乐!
感谢这一年有你们陪我这个小透明一起走来!

——————
刘邦一拍桌案站了起来,道:“这帮人胆子还真够大的,竟然踩到老子头上来了,敢在宣室门口撒野!”

萧何问他:“宣室门口?怎么死的?”

“令史已经去看了,说周身见不着伤口,这才让来请君主过去。”

刘邦眼里却有些疑惑,宣室外虽不说是军事重地,但也是皇帝休憩的地方,平白无故死两个人怎么会没人发现。

刘邦摆手让他先出去,随后韩信也进来了,走到刘邦边上道:“宣室外怎么会死人,我在外边就听到你嚷嚷了。”

萧良二人也站起来,萧何表示有点奇怪,死的人都是在宫里当差的,正在萧何打算去看一看的时候刘邦说他要去看看,张良却皱着眉道:“会不会是调虎离山?”

“怕什么,这宫里头被他们安插了不少奸细都没怕过还怕这些?”刘邦无所谓的一耸肩,一甩袖子出了书房让下人们都别跟着,萧信良三人相互看了看跟了出去,临走时韩信让刘邦身边信任的一个侍卫去宫里查一查有没有可疑的地方。

毕竟有眼线……什么的,还是查一查比较妥当。

……

宣室外。

萧何蹲在一旁验尸,韩信盯着尸体周围似乎在看什么,张良在宣室外的院子里找什么东西,而刘邦在宣室里也在找什么东西。

一旁的令史战战兢兢地垂手站着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这些人都是什么大人物啊,一个大汉朝的皇帝,一个武官之首一个文官之首,还有个封了侯,让他们亲自查案都觉着心惊胆战。

萧何站起来看那个令史道:“致命伤在心口,是一击致命的,两人死法相同,至于凶器应该是剑或者匕首,死前没有挣扎的痕迹,不过——你告诉我的却是看不到伤口,身为令史验尸这般不仔细怎么行?”

令史忙的跪下结结巴巴地解释,“是,是臣疏忽了。”

韩信好笑,伸手去拍他的肩说:“怕什么?”身上一指萧何,“他会吃了你不成?他这么和善有里边那个可怕啊?”

谁不知道萧相国一肚子黑水。

萧何叹了口气:“罢了,不怪你。”说着指了指两人敞开的领口,“两人被杀时只穿了里衣,而且是等血凝固了才给穿上的外袍,中午被杀的,已经死了好些时辰了。”

刘邦恰好从里边出来伸手一拽韩信的马尾看他——我很可怕?

韩信回瞪了他一眼——这么多人在呢,别扯我头发。

刘邦望天。

“宣室里没有任何问题,不是在宣室被杀的。”

张良也绕回来道:“案发现场不在这里,他们是被别人挪到这来的。”

韩信指着尸体让旁边的侍卫将尸体移开,地面干干净净一点血迹都没有。

“可能是在血干了之后再搬过来的,还有,我捡到了这个,在草丛深处。”说着拿出一张布帛,上边画着一个黑色的蜘蛛图腾。

韩信摸了摸下巴思考了片刻说:“好像在哪里见过……”

“好像我也见过……”

刘邦靠着柱子让边上的什么侍卫令史的都出去,韩信拍了拍身后跟着的亲信:“去跟着那个令史,有问题马上回来禀报。”

“诺!”亲信得了令转身就走了。

“啊我想起来了!那个自杀的寺人身上也有!在小臂上!”萧何一拍手表示想起来了。

“袁胜身上也有。”韩信也想起来了。

刘邦抱着胳膊总结了一下:“也就是说他们是通过这个图腾来相认的?”

张良一指地上两具被萧何扒的衣冠不整的尸体:“你刚验尸的时候看到了吗?两个人身上有没有。”

萧何一点头说有,韩信一拍手:“那不好办!把人都聚集起来一个个看过去不就好了!”

“……这样也太费时费力了吧。”刘邦嫌弃地看了看地上那两具尸体,叫了几个侍卫进来吩咐道,“赶紧搬走,留在这儿发臭吗?”

“回去再商议吧。”萧何一边擦手一边看着三人,得到三人的统一意见便回了书房。

……

“首先那个寺人身上有问题,他的身上有大面积烧伤,应该是化尸水的作用,如果凶手真的想要毁尸灭迹,为什么那具尸体放了两天一直没有人动。”

“第二,为什么杀完人要摆到宣室外,这两人是中午死的,那些侍卫都是眼瞎吗?”

萧何皱着眉说完这些话,抬眼去看韩信,因为他总觉得韩信想说什么。

韩信一见萧何说完了,便把他亲信发现的那些事情都告诉了刘邦。刘邦本来神色厌厌,这会儿却有些愠了。

“南郊,南郊我一直没有怎么在意,本就是荒地,有处前朝老宅罢了,想不到有人在那里做了窝。”

先前一直沉默的张良这会儿开口了,“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案发现场在那个木屋,而且我有一种我们绕了很多弯路的错觉。”

“他们的目标是你,不是你身边的臣子也不是你身边的下人,杀他们不过是排除异己,更何况杀几个下人对你能有什么威胁,若说他想派人易容冒充,每次死了人尸体都会让我们看到。”

萧何难得的见到张良脸上异常严肃的神情,“这样吧,明日再去木屋里查一查,我总觉得我们错过了什么。”

“宫里的内鬼也必须要除,他们肯定不止一个两个,数量多了纵使君主的功夫再好恐怕也难以招架。”众人渐渐的意识到了事态正在一点点恶化,缓慢的向无可挽回的结局恶化。

几人最后商量了一下决定,明日犒劳全宫上下的下人,借机观察每一个人的举动与那个黑色的蜘蛛。刘邦又让韩信注意他的军营,萧张二人的府邸,若真让那些人入侵,就吃了敌暗我明的亏了。

这会儿韩信的亲信回来了。

“将军,那位令史很正常,但属下觉得他的师父干的事情有些奇怪。”

tbc.

恭喜我更新了!

Toy Bonnie/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沙雕玩意儿

#沉迷FNAF
#捅了兔子窝
#文笔渣爆
#前天瞎写的产物纠结了一下还是发了
#短小预警ooc预警崩皮预警xjb写预警
emmmm然后我要继续去还债了
债见我的朋友们!
——————
……
夜幕降临。
随着店里最后一位顾客的离开,这儿陷入了寂静。
店里静的可以清楚地听到墙上的钟
嘀嗒——嘀嗒——
HaHa,那个愣头保安。
竟然让他活过了前四晚,还真不赖嘛。
不过今晚——将会成为你的噩梦。
前辈们还在沉睡,那一根分针渐渐地接近十二。
噢我的朋友,他们马上就会苏醒。
危险与死亡在缓缓接近。
第五天的夜晚,我会保证这是你永生难忘的一晚。
来吧,加入我们,这是属于玩偶的狂欢。
哦不,我是说,特意为你准备的。
一场为你准备的死亡盛宴
噢我亲爱的朋友你在害怕什么?

……

12:00
嘿伙计们,我想我们该工作了。

安利!Survive The Night!
好听到爆炸!

噢谢特妈的法克儿我又翻车了
我现在严重怀疑我手机精神错乱
wps精神错乱不给保存海星啊我靠!

孤魂野鬼·伍〔忽悠〕

耶!
我的幼儿园文笔又回来了!
我的日常短小
我昨天翻车了噫呜呜呜噫
鬼知道我手滑删了码的字是什么操作
holy shit
前文传送门晚一点再补上来



“为何?”萧何问道。
“原因有二,第一丧事一办就是昭告天下,萧相国已经去世,落锤敲定您死去的事实,日后回魂多多少少的人都不相信。”
“言之有理,第二呢?”
“第二是因为丧事是超度亡灵的,您既然要还阳,这魂魄可不能被压回地府,不然……可能连阎王大人也没法。”
“这样…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还有一件事,另一个萧何似乎不在长安城中,我跟我哥在长安寻了几圈都没寻到。”黑无常搔搔头。
“这件事情可以问问韩信,他手中有长安出入的花名册,以及我身边这位——张良,子房有长安本籍户以及外地迁入户老家的名册。”
“既然如此就先谢过相国,张大人了,在下先离开了。”
“他是谁?”张良倒挺好奇。
一个身着黑 衣看起来年岁并不大,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
“哈哈,地府拘魂鬼差黑无常,白无常是他哥哥。”
“这样……”
“说起来…不能做头七的话,得去告诉王伯。”萧何伸手一指那个小柜子,张良开了柜子发现是相国府的令牌,取了问他,“拿令牌有什么用?”
萧何笑的像只老狐狸,指指库房的方向:“忽悠他。”
张良会意,拿着令牌出去了,走前还问他只要忽悠就行对吧?萧何笑眯眯地一边回答是的,一边跟了出去。
……
“韩将军,大军连夜赶路都累坏了,您身上还有伤,让他们扎营休息吧。”
“离长安还有多远?”
“大概还需要两个时辰。”
“知道了,安排他们休息吧。”韩信虽打了胜仗,却左肩中箭,本想快马加鞭赶回长安却因伤延误了时间。
“诺!”
韩信下马,坐在一旁由着军医换药包扎,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军医搭着话。
“你说我延误了期限君主会不会恼?”
“君主度量大,自然不会,更何况将军有伤在身,又打了胜仗,君主赏您还来不及 ”
“嘶…轻点儿。”韩信活动了一下肩部,“我没想到箭伤会延误,他最见不得不守信……”
“将军放宽心,您打的胜仗还少吗?君主是天子,哪会计较这些 ”
韩信叹了口气也没再继续接话,军医换了药包扎完便下去了。
只是啊,韩信虽是军人,刀剑无眼,伤是沙场常事,但刘邦最见不得的除了不守信还有一点。
刘邦最见不得韩信受伤。
……
“王伯。”
“呀,留侯大人,您还没歇息?”王伯放下手中的物什,抬眼去看张良。
“王伯,我刚才小憩了一会儿梦到了萧相。”张良说着将那块令牌拿出来递给王伯,“他说,他现在在地府办事,四十九日后便会回来,此事保密。”
“这,您没在说笑吧?”
“当然没有,只是他告诉我明日的头七做不了,不然魂魄会被压在地府,那便是真的去世了。”
“……这,可消息多多少少已经有些泄露。”
“那便告诉他们,萧相是地府鬼差便是,不过要告诉他们不可泄露,不然后果自负。”张良收起令牌,见着王伯惊诧的表情,“良之所言,句句属实。”
“嗨,这也不是不信您,只是一下子无法接受罢了,您身子要紧,我让人给您热一热饭菜您赶紧歇息吧。”王伯的神色似是松了口气,起身与张良一起出了库房。
……
张良坐在房内手中端着碗,萧何坐在他边上拿手支着下巴,“你这是把我神话了啊,还地府鬼差,到时候黑白无常来找你讨公道了。”
“也没什么不好,你当朝中大臣个个都希望你这个相国做的长久吗?”张良搅了搅碗里的汤,“总有那么几个小心思的人想把你拽下来自己坐这个位置。多少双眼睛盯着你的相国府呢。”
萧何忽然笑了,笑容之后藏着的是利刃,“自然,这满朝文武还缺那些个野心昭昭居心叵测之人么。”
沙场上可风起云涌刀剑无情,而这官场却一样危机四伏暗藏杀机。
“重言什么时候回来?”萧何收了那份杀意,转了话匣,转脸看着长安城门的方向。
张良放下碗耸了耸肩道:“不清楚,不过前些日子捷报频传,想来也快了。”
“刘季那家伙天天盼呢。”萧何打着趣又继续道,“你可别告诉他俩实情啊,我看看他们的反应。”
张良看他笑意狡黠,也没忍住笑,“难得的有闲心,还挺有童心。”
“反正都看不见我。”
“噢对了,我白日不方便在这,我现在是阴气太重,一般我在后山乱葬岗。”
“好。”
……
夜深露重,刘邦也没睡踏实,前前后后也醒了两遭,先是传来萧何去世,韩信今日也未至长安,索性就起身披件外衫出了宣室。
“昨日还见萧何那家伙精神气好着……”
……
翌日晨。
萧何已经回了后山,张良回府更朝服,至朝上,不少臣子都到了,张良也听到了他们口中的话。
“萧相昨日没来,今日也没来,莫不是出了事?”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萧相福大,能出什么事儿。”
“那怎么连着两日不上朝,萧相也不是那种有小病便称病不来的。”
“诶呀,说不定君主有要事交给萧相呢,你成天想什么呢。”
“好了好了,当我什么都没说啊,到时候我亲自去给相国赔罪。”
张良听他们的对话倒是忍俊不禁,只插句话,“大可放宽心,相国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君主允了不上早朝。”
“什么重要的事儿?”一个朝气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这声音甚是熟悉。


——tbc



看这是多么短小
晚点还有另一起车祸
欢迎收看良似的车祸补救现场。